2009年2月23日 星期一

穿越時空200年-探訪南澳舊部落之三

此次的最主要的行程「賀嘎灣社」看到了,這次的探訪!出發前誰都不知會有什麼樣的情況,老人五十幾年沒回這個地方,靠著年輕時的記憶,和一個使命,一個傳承的使命。兩位長者,哈勇桑及多嘎桑,怕年紀大了行程上會耽誤我們,出發前的1個月,每天早上都起來跑步,村子裡的人看了都嚇一跳,這看在年我們年輕人的眼裡,有說不出的感觸與佩服那精神。


以為看到了主題接下來的路就好走了,事實剛好相反!南澳山區中央山脈多變年輕的地形,才剛要開始考驗我們,一處約20米的落差斷崖(GPS地圖無顥示),老人只告訴我們:這邊下!便砍起了樹木,架起了簡易的安全措施,但我們(平地人)還是拿起繩索,小心的先將背包吊掛下去。

下了峭壁原來下方是一個大山壁,是一處崩塌過的次森林,山壁就是崩塌的邊緣,有腳踏點但是陡下。倒樹、大石頭、樹洞、鬆動的土石交雜其中!看樣子是沒有人走過,只有山羊、山羌吧!因為很多排遣,山壁的內凹剛好提供牠們休息的地方。


著稜線下,在半山腰撥開右側的斷崖的紅楠,一條像似白絲絨的瀑布在我們眼前,它沒有名字!老人說它有200公尺,可能是台灣單層最高的瀑布!賀嘎灣社就在它的上方, 我們就稱它「賀嘎灣大瀑布」吧。


要到營地之前!我們還高繞了一次,沒有走過的60度的陡坡,土質泥濘,背著20幾公斤的重裝,實在不輕鬆,且不能滑倒,一失足就會掉落到斷岸溪谷!前年走聖稜線還沒有這麼的害怕過!隊 員一邊走一邊說著:這種路來一次就好了。我想這連山羊都不會走吧!只有 ghost 才會走這種路!


好不容易來到了營地,老人於下背包不是休息!立刻到附近撿漂流木,準備晚上烤火的木材,我們這些年輕人也有默契努力的撿漂流木,一點都不敢放鬆,我想文化就是這樣一點一滴,身體力行的傳承下來。老人巧妙的運用大自然的資源,用最小的能源消耗在山林活動,這不就是我們一直在推廣的嗎?山林裡到處是可運用的資源,漂流木=瓦斯罐 芒草=床墊 石頭=炊事架 樹枝=烤肉叉 枝條=釣竿。

有一塊檜木的漂流木,哈勇桑用開路的山刀,馬上做出一支飯匙出來,且用山刀磨的相當光滑,另我實在佩服不已。它還特地在吃飯前做了各兩支傳統他們吃小米的工具給們兩位平地人,還特地拿給我說這兩支給你,內心感動不已!當寶貝的放入背包,連同一塊檜木一起背回家。

沒有留言: